爱二次元的爱丽丝

奥尤一生推(๑>؂<๑)爱妖尾、海贼、野良神、友人帐、冰上的尤里
爱语言,爱生物,爱书,爱漫画,爱魔幻,爱童话,爱水,杂食性
可以很怪,可以很严肃,可以很不讨喜,可以很不妥协,可以很不停歇,想学习很多,也想做好多想做的事,想遇见美好的人,可能太贪心啦
~( ̄▽ ̄~)~
要好好写,自己的坑跪着也要填完
๑乛v乛๑嘿嘿
感谢(❁´ω`❁)所有关心我的人。
如此幸福~
万万没想到呢(/≧ω\)

背对背拥抱

                  
书信体,第一人称
略微伤感
cp:奥塔别克×尤里
建议搭配:BGM钢琴曲《忧伤还是快乐》
角色属于大家(*/∇\*)
       上次的那篇竟然有8热度!破5了,四舍五入就是10!超开心~( ̄▽ ̄~)~奉上第二篇~

        你的眼睛凝视着我,你的信任交付于我,你的背脊紧靠住我。然而这双短暂相扣的手并不能告诉我你前进的方向,以及在你前进的路上,是否可以容许我与你一起看见那般世界。
       所以我……
                                                 ——题记

       地板上躺着大大小小的纸团,映衬出屋里人烦躁心情的同时也让原本还算整洁的房间凌乱不堪。

       “咻——”又是一团破空而过。

       尤里暗骂一声,却不得不收敛收敛自己的暴脾气,因为他已经撕完一整个本子了,桌子上仅剩最后一张纸可怜兮兮地摊在那儿。第17张。

        要不是维克托和米拉那两个家伙怂恿,谁会做这种婆婆妈妈的事啊?!尤里愤愤不平地回想起那个老头子的笑脸“尤里奥要是有什么想不开的事,就写出来吧,人在面对文字时比较冷静~”

        切,要是没用,明天就去踹飞那货!尤里咬掉笔盖,全身都快要侵伏到书桌上,他下了狠劲,笔尖几乎戳穿纸面。唯有这样才能暂缓心脏的乱频,因为它实在是太过、太过沉重了。
贝卡:
        愿展信佳。你在那边好吗?俄罗斯这边已经是七月流火*了,哈萨克应该也差不多吧?虽然我不怕冷,你也要注意身体,如果你下次给我打电话时让我发现你感冒了,我绝对会狠狠嘲笑你!(*七月流火:天气渐渐转凉,介于该成语有两种含义,说明一下)

       哦差点忘了,这封信是不会寄出去的,所以我想怎么叫你都行,反正你也不知道。就算我现在偷偷骂你你也不知道,想想就开心。所以……叫你“贝卡”也是我的自由!……只是这样叫比较简单而已!

       哼……上次那个,你问我“有事吗?”的时候,我敷衍了,对不起……我能看出来,贝卡你知道我不想告诉你,我也看到了你有点难过的表情。我不想对你撒谎,但是我真的没办法说出口。

        我为什么不能告诉你?因为让我烦心的这件事,与你有关,还是特别过分的有关。

        我梦到你了,贝卡。

        这原本是一件很平凡很幸福的事,白天不能看到朋友,打电话也只有短短的几十分钟,可以在梦中相见,多开心呀,我在梦里都会笑出声。

       这并不是我如此烦恼的理由,让我真正不安的是梦中的情景:你在……吻我。

       准确的说,是我们在拥吻。梦里的那个“尤里”的手臂紧紧环住“奥塔别克”的脖子,非常沉溺的样子。而“你”在微笑,好吧我承认贝卡你笑起来很好看,偏偏你又很少笑,一般只有你非常高兴的时候才会稍微有点极不明显的表情波动,呆死了,和你送给我的那只面瘫熊一样!幸亏我观察力敏锐,每次都能看出来。这样的话……“你”很喜欢?喜欢和我……?还有那个“尤里”是谁啊,老子怎么可能会那样!!!

        我已经为这件事心神不宁好几天了,每次一回想起来就觉得羞耻,滑冰也总是出错,被莉莉娅骂了好多次。所以我到底怎么了,这算什么事?做梦梦到和自己好朋友kiss,这也叫朋友?我真是……

       我没有勇气看你的眼睛,也没有权力再去看了,我辜负了它。当你向我伸出手,问我“想和你做朋友吗”的时候,我真的很高兴。从前我并不觉得朋友是重要的,他对我没有意义,所以我不需要。理所当然,没有人想和我做朋友。

       维克托、米拉他们是同伴……但是,是不一样的。炸猪排?朋友……勉勉强强吧。贝卡你是我的朋友,和他们都不一样的,独一无二的朋友。如同尤里对于奥塔别克是特别的,奥塔别克对于尤里也是特别的。

       我开始搞不懂我自己了。有一种说法:梦境是人内心欲望的表现。难道我并不仅仅只是把你当做朋友来喜欢吗?如果是,为什么?如果不是,为什么会从梦里醒来后,第一感觉是失落而不是尴尬呢?

       贝卡,你会原谅我吗?

       尤里•普利塞提从不畏惧,无论是挑战、困难,亦或是孤独。但是我现在却觉得不安了,好不容易拥有贝卡你这么好的朋友,若是我们的关系发生改变,会怎么样?

       我讨厌这种感觉,这一点也不像我,如此患得患失。这种让人无所适从、一头雾水的感情,是你赐予我的女神的祝福,还是矛盾重重的折磨呢?

       我不明白,可能是我太没经验。贝卡,如果你知道,不,你也有如此厚颜无耻的烦恼,你会不会讨厌自己?

        我真是……你怎么可能,不可能,你那么坚定,那么冷静,我从未在那张脸上看到任何犹疑和彷徨,从未。你是比我成熟稳重的人。

       ……但真是不甘心。

       为什么我要比你小?阅历、经验这些东西,我远远不及你。它们不像才华,需要天生的优势;也不像技巧,可以通过反复练习获得,它们归依于时间,托付给每一次尝试和选择。年龄差,就意味着经验的差距。

        故我现在引以为傲的成绩你曾经拥有;故我现在懵懵懂懂的知识你已经具备;故我现在无所适从的困境你已然突破,故我现在魂牵梦萦的风景你早就目睹。甚至……甚至可能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世界你也和别人一起到访了。

       真是可恶,贝卡。

       随随便便把我丢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处境,强行引出我这么多奇奇怪怪的心情,你自己却一无所知!每次都这样,我自己一个人像傻瓜一样暗地里闷闷不乐,看见你的脸,不,听见你的声音就心脏乱跳,而你!依然摆着那张神经瘫痪的脸那么、那么温柔地对待我!

       明明是你让我变成这样的……为什么你可以置身事外?为什么你可以那么坦然自若?为什么……

       是因为你已经有过这样的经验了吗?贝卡。你已经体会过这种心情了吗,那个让你日思夜想坐立不安的人已经先于我存在了吗?

       X的,老子从来没这么憋屈过。

       我们大概做不成朋友了,贝卡。我知道,我蛮横、任性、不讲道理,脾气不好,就是皮囊好看点,没人愿意与我做朋友,我能理解。只是我……不想你也离开,不想你的眼睛注视他人,无论是谁。

       我的,贝卡,全部都是我的。

       我狭隘的胸腔不能容忍你的双手松开我的手,不能容忍你的微笑为别人展露,不能容忍你的温柔将他们笼罩。不能容忍。不能。

       这大概就是我的“罪”吧,名为“嫉妒”之罪。而把我变成一个小人的人,是你?还是我自己?

       这样是错误的,明明白白地清楚,却依然饮鸩止渴,飞蛾扑火。即使荆棘刺破心脏也要歌唱,即使痛苦万分也要翩翩起舞……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也会有这一天。真是嘲讽。

       我不是美人鱼,你也不是王子。

       我是妖精,你是英雄。英雄难过美人关。所以我……

       贝卡,你太好了,你太宠我了。

        他们一定想不到,看起来像个冷冰冰大石头的家伙,竟然那么温柔体贴。哈哈,谁让你反差太大?对于你毫无保留的温柔和信任,我近乎溺亡其中。奥塔别克是最狡猾的猎手,布下无可挑剔的陷阱,轻而易举地将猎物束缚,连同他最脆弱柔软的部分都一并沦陷,从此不再思念孤独的自由。你用极致诱惑的温暖捕获他的心脏,让他疯魔般对你的体温上瘾,依赖起彼此相触的指间传来的安全感。让不曾后悔的猎物知晓,这具躯体之下的灵魂是多么渴望幸福,而这种幸福,只有夺走他珍贵的礼物的猎手才有资格给予。被那个男人用刀锋铭刻在灵魂上的印记,无时无刻不提醒着猎物:你输了。

       我输了。我的灵魂最好最脆弱的那部分,不属于我了。

      我赌上一辈子起誓,这会是唯一一次,再无其他可能。永远都是。

      每次贝卡你对我说出直白的赞美时,我都会忍不住抬头看你的眼神。东亚人特有的漆黑瞳孔中,闪耀着虔诚又宠溺的光芒,整个人好像要被那双眼睛吸进去融为一体。那时候我就不自觉地感到骄傲,感觉到我是被爱的。

       贝卡你曾说过我是你的“太阳”,虽然不想承认,但我真的超级开心。在我不知道的时光里,我就已经作为信仰占据你心脏的角落了吗?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是太阳的什么呢?

       如果是贝卡,应该是“天空”。天空一样宽广博大,包容一切,用胸膛包裹太阳的恼人的灼热。对于一朵小花来说,它脚下的泥土和它同等重要。对于光芒万丈的太阳,他周身的天空是具有同等价值的。

       天空可以包容的东西,可不只是太阳。太阳可以栖息的地方,只有天空。不公平呀,不是么?

       偶尔我会神游,想想你在做什么,想想我们可以聊聊吗,想想阿拉木图的天空,想想莫斯科郊外的群星,然后呢?喔,被抓住拉去枪毙,不对,挨训。

       贝卡已经来过这里了,可我还没去过阿拉木图呢,这种地方都比你慢吗?真不爽!下次,带我回哈萨克吧。

        能让我说出这些话的人,我原本以为根本不存在。但是你!这个可恶的英雄!你做到了。

       我不期待任何人看破我,开玩笑,谁会期待?而且的确不出我所料,甚至更多,不需要费心掩饰,就有太多自以为是的人在我身上套上光鲜亮丽的光环,堆砌出他们理想的形象,自作主张地作出愚蠢的评论,对着我指手画脚,仿佛这样才能彰显他们所谓的“聪明”。傻瓜捏着他们一厢情愿的面具,哇哇乱叫“这就是尤里!”

       愚蠢的人没什么过错,反倒是帮了忙,让我不用劳心劳力面对猜疑,因为他们根本看不到我,他们看到的是一个“天才”。我也没想让他们看见。

       所以呢……一直一直像这样独自前进,差点忘记“尤里”是自己了。

        你找到我啦。贝卡。

        唯一一个看破华美表象,抓住“尤里”的人,是你。我有什么办法?你的眼睛太美了,美到这个单薄的灵魂都被你捕捉,让他从此不再迷失方向。然后他又从那双眼睛看见了你的灵魂,热情而诚挚。猎物沦陷其中,无法自拔。既然无法自拔,干脆彻底放弃挣扎。

        贝卡,我有点明白了,我想要什么,这种心情是什么。我决定反击,我要从你那里拿点东西回来,到时候看是谁输得更惨。尤里可是个小气的家伙,看上的东西包括人绝不会让给别人。我最宝贵的东西,你最宝贵的东西,将相互交换融合。我才不管你同不同意,你将行的道路上,一定会有我。我想与你同行,我想成为你无可代替的人。就算以后你我老死烧成灰,也要一起看见天堂。约好了喔。

        贝卡,洗干净脖子等我吧。

        哼,咬死你。

        你可没有拒绝的权力,硬要反抗的话,就咬回来吧。我等着。
                                                       你的,
                                                        尤里
         尤里长舒了一口气,他随手把笔往桌上一扔,懒洋洋地向后躺去。漫无目的地发了一会儿小呆,脑子里冒出一星半点恶作剧的想法。尤里重新拿起笔,在信纸背面认认真真写下:

    不做朋友后想让贝卡做的事:

1.每天对我说晚安
2.做好吃的给我(炸猪排饭啦,皮罗什基啦,罗宋汤啦)
3.唱歌给我听
4.去阿拉木图(必须的)
5.一起滑冰(羡慕死那两个人)
6.晚上抱着我睡觉(如果有事不在,就换贝卡的面瘫熊)
7.一起逛街
8.晚上睡觉做了噩梦,要好好安慰我(抱着安慰,抱紧)
9.不能欺负我,只能欺负别人
10.常常对我笑(只准对我!)
11.那个……Pus Pus.*贝卡。
12.说你爱我
(*Pus Pus是欧美俚语,读音很可爱,意思是“亲亲”,瑞典文。)

        就这些吧,以后再想。尤里揉了揉酸痛的手臂,窗外下着雨,看不出时间,他瞥一眼手机屏,已经半夜了吗?真快。心里闪过小小的惊讶。

        他凑上去又仔细瞧了瞧自己的这封信,读的过程中脸颊变黑变白又转红。最后一个字落入眼眶,尤里差点爆出一大堆俄罗斯脏话。靠!他面颊绯红,几近抓狂。我都写了些什么玩意儿!他竭尽全力才忍住手不当场把信纸撕成渣。

        猛地深吸几口气,尤里勉强冷静下来。也就十秒——紧接着一阵翻箱倒柜的乱扒。终于气喘吁吁的妖精抓着一个可疑的黑色带锁小盒子从柜子里面钻出来。尤里红着脸把他刚才写了长篇大论的信纸塞进黑盒子,然后扯掉钥匙光速扔到窗外毁尸灭迹。

        果然还是不适合我啊……写信什么的,他小声嘀咕,懊恼地把盒子放一边,关灯睡觉。明天绝对要把那盒子埋花盆里。他想。

       下次见面,就直接吻吻脸颊吧。

       晚安。

小莎碎碎念(可跳过):
       假期要结束啦,大家过的还愉快吗?这边的阳光真是热情似火,晒煞我等。解暑方法中西瓜汁必定是佳品,空调也不甘示弱。于是小莎愉快选择了一种作死力max的方式:进鬼屋。呵呵,瞬间透心凉~顺便在外面疯跑两天,晒黑一个色系。
       言归正传,《背对背拥抱》主篇正式完结,还是很开心的。容我撒花~这两篇是奥尤情书。如果出现知识性错误或小虫,尽管指出。
       一直都觉得这两个人的关系就像背对背拥抱,彼此之间相互支持却偏偏存在差异,会有各自的烦恼和心结,而心结打开的关键又牵扯到对方。提到了一点点个人的观点,他们俩的“贪婪”和“嫉妒”,这并不是诋毁,只是小莎觉得人在爱的时候会感到自卑,既有美好也有不好的一面,它们是同时存在的。而奥塔和尤里都是意志坚定的人,不会让自己沉迷于那些不好的东西。所以我不担心。
       写的时候自己也很惊讶,为什么可以同时有两种感受?后来想通了,因为小莎处于两种角色,爱的和被爱的。豁达了不少,感谢黎珞希太太,我会记住您的话,继续坚持学习的!
       希望大家看了能感到一点点的慰籍。

       题外话:小芭还是没有回来啊……不知道你遇到了什么事,希望All is well.只是可能没机会再等小芭了,抱歉<(_ _)>,要加油哦!小芭要是回来了,一定会有很多人陪伴牵挂你的。那,再见?
         @Despair  @芭希雅
       上篇链接:http://aierciyuandeailisi.lofter.com/post/1ed2068c_10b65c49
      
      
      
   
      
      
       
      
      
      
      

      
       
      
      

评论(2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