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二次元的爱丽丝

奥尤一生推(๑>؂<๑)爱妖尾、海贼、野良神、友人帐、冰上的尤里
爱语言,爱生物,爱书,爱漫画,爱魔幻,爱童话,爱水,杂食性
可以很怪,可以很严肃,可以很不讨喜,可以很不妥协,可以很不停歇,想学习很多,也想做好多想做的事,想遇见美好的人,可能太贪心啦
~( ̄▽ ̄~)~
要好好写,自己的坑跪着也要填完
๑乛v乛๑嘿嘿
感谢(❁´ω`❁)所有关心我的人。
如此幸福~
万万没想到呢(/≧ω\)

关于情人节的小小讨论

         
贴吧论坛体
奥塔别克中心
自爽向,无剧情
借梗写文,已获授权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大家*罒▽罒*
      题记什么的不存在,这种还需要题记?!纯玩产物,慎入。涉及平行世界,奥塔别克们的会话,要是各个世界的奥塔别克在一起讨论会怎么样呢wwwww搞事!

1L
发帖人:奥塔别克
求助:明天就是情人节了,我该怎么做?
2L
冰上的奥塔别克(楼主):请大家帮帮忙,实在是不知道该干嘛。
3L
老师奥塔别克:嗯,遇到麻烦了?
4L
龙骑士奥塔别克: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没有情人节,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帮你。
5L
ABO奥塔别克:楼上真可怜,情人节恐惧症都比没有情人节好吧ヽ(  ̄д ̄;)ノ。那么楼主想和谁一起?
6L
性转奥塔别克:这还用说吗,无论是哪个世界,我们爱的人都只有一个。
7L
织梦人奥塔别克:楼上的小姐说的没错,只会是尤里。不过我很好奇,小姐那个世界的尤里是怎样的?
8 L
性转奥塔别克:太过八卦可是没人要的哦~当然是个可爱的女孩子!
9L
DJ奥塔别克:……百合吗。
10L
偶像奥塔别克:楼上酷哥别对女生说这么直白的话!
11L
小说家奥塔别克:大明星啊!(´。✪ω✪。`)
12L
镜像奥塔别克:你好( ^_^)/,我的尤里会给我巧克力哦!
13L
冰上的奥塔别克:尤里应该会给我的吧……但是我想在那天做点什么。如果是你们,会在情人节做什么?简短一点。
14L
工作狂奥塔别克:开会。
15L
DJ奥塔别克:开车。
16L
和谐奥塔别克:开车。
17L
恶魔奥塔别克:开荤。
18L
战争英雄奥塔别克:开战。
19L
性转奥塔别克:出奇的和谐啊!两字真言吗你们!
20L
ABO奥塔别克:我怎么觉得15和16说的不是一个意思呢?明明字一样。
21L
和谐奥塔别克:你想多了,肯定是一样的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
22L
性转奥塔别克:打死这个现充!
23L
战争英雄奥塔别克:恍然大悟╮( ̄▽ ̄)╭
24L
龙骑士奥塔别克:我有刀。
25L
恶魔奥塔别克:只是开车?没什么大不了的。
26L
冰上的奥塔别克:楼上的开荤是指……?
27L
DJ奥塔别克:吃……尤里?!
28L
和谐奥塔别克:比我还快?!真是前辈啊!
29L
恶魔奥塔别克:为什么不能吃?尤里很棒啊,又香,嘎嘣脆。
30L
少年奥塔别克:好怕……
31L
冰上的奥塔别克:尤里不是我们爱的吗?你怎么舍得?!
32L
龙骑士奥塔别克:我认识的我们中的一个拼命三郎用命去救他,你却……虽然我们是不同的,但是灵魂本源都是一样的存在,人际关系应该也比较相似才对。你不爱他吗?
33L
时间旅行者奥塔别克:骑士先生知道我的事情吗?感激不尽,没想到还有人记得我。
34L
狼奥塔别克:@恶魔,你没有那个能力,我们都没有,你不可能忍心伤害他。
35L
恶魔奥塔别克:当然,我做不到。只有在尤里自愿的时候我才会吸血。
36L
熊化奥塔别克:那还差不多。
37L
ABO奥塔别克:我这边的尤里的信息素很好哦(´-ω-`),@恶魔,你那边的尤里是什么味道的?
38L
冰上的奥塔别克:太阳的味道?
39L
咖啡店长奥塔别克:尤里喜欢我做的拿铁和可可,应该是搭配的猫咪棉花糖的味道吧?
40L
恶魔奥塔别克:麻烦,你们自己吃一次不就知道了。尤拉啊,甜甜的,像是初春雪山上融化的第一股雪水与蔷薇、青苹果精心调制的果子酒那样的味道吧。
41L
老师奥塔别克:怎么能早恋!
42L
性转奥塔别克:老师别生气啦。
43L
时间旅行者奥塔别克:反正不论轮回多少次,我们都一样会继续爱他。
44L
冰上的奥塔别克:你跳跃多少次了?
45L
龙骑士奥塔别克:估计有4次了。
46L
时间旅行者奥塔别克:是的。我永远不会放弃他。
47L
DJ奥塔别克:你会成功的。
48L
狼奥塔别克:因为我们都发誓要好好守护尤里。
49L
性转奥塔别克:我爱你们。我爱这样的我们。
50L
时间旅行者奥塔别克:万分荣幸。
51L
冰上的奥塔别克:能得到您的(自己的)喜爱,乐意至极。
52L
龙骑士奥塔别克:不胜惶恐,荣幸之至。
53L
镜像奥塔别克:得到自己的爱,不容易呀。
54L
ABO奥塔别克:大家都好呢。
55L
咖啡店长奥塔别克:所以我们能说正事了吗?
56L
和谐奥塔别克:……
57L
少年奥塔别克:……
58L
狼奥塔别克:……
59L
性转奥塔别克:呀ε٩(๑> ₃ <)۶ з,完全忘了ㄟ( ▔, ▔ )ㄏ,抱歉抱歉楼楼<(_ _)>。
60L
冰上的奥塔别克:没事,我也忘了ㄟ( ▔, ▔ )ㄏ。
61L
咖啡店长奥塔别克:服了。
62L
小说家奥塔别克:楼楼会唱歌吗?可以唱歌给尤里听,情歌~
63L
冰上的奥塔别克:会。
64L
龙骑士奥塔别克:我的妖精唱歌很好听~( ̄y▽ ̄)~*捂嘴偷笑
65L
ABO奥塔别克:尤拉会喜欢(。・ω・。)ノ♡。
66L
性转奥塔别克:送皮罗什基吧。
67L
狼奥塔别克:豹子头的。
68L
镜像奥塔别克:那种东西怎么做的出来?!
69L
时间旅行者奥塔别克:赞成。陪陪尤拉?他喜欢刺激的,DJ?
70L
DJ奥塔别克:你叫我?
71L
偶像奥塔别克:尤里不能去,他还没成年。会对他的形象有影响。
72L
黑道老大奥塔别克:没事,不要让他喝酒就行。
73L
镜像奥塔别克:大佬!
74L
龙骑士奥塔别克:@黑道老大奥塔别克,我们打一架吧!
75L
性转奥塔别克:闭嘴!
76L
和谐奥塔别克:别那么焦躁嘛~
77L
和谐奥塔别克:明明就是很简单的一件事~
78L
ABO奥塔别克:你开口绝对没好事。
79L
时间旅行者奥塔别克:姑且听听吧。
80L
和谐奥塔别克:真是(~_~;)!最好的度过情人节的办法,和尤里和谐和谐呗!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
81L
性转奥塔别克扇了你一耳光,“啪!”
82L
咖啡店长奥塔别克冲你翻了个白眼。
83L
偶像奥塔别克对你做了一个呕吐的表情,“呕——”。
84L
龙骑士奥塔别克向你比了一个中指,并表示不想和你说话。
85L
黑道老大奥塔别克冷血地朝你笑了笑,掏出枪上膛。
86L
楼主公告:“和谐奥塔别克禁言一分钟。”
87L
DJ奥塔别克:活该。
88L
ABO奥塔别克:大快人心。
89L
性转奥塔别克:别管他了。作为女生,我有一个好主意,这可是私密信息!尤拉穿豹纹旗袍特别漂亮!那种长至膝盖,露出小腿的旗袍,叉开到腰身只用几个中国结遮掩……超级性感!(/ω\)
90L
冰上的奥塔别克:尤里不会穿的吧……女孩子的。
91L
DJ奥塔别克:会的。让他只穿给你看就好,尤里还穿过透视装给我看过呢!当然我觉得他是故意的→_→。
92L
龙骑士奥塔别克:是的,尤拉会愿意给我们,我就摸了他的翅膀~因为是我们的尤拉啊!不过你还是先陪他玩吧,慢慢来。
93L
恶魔奥塔别克:记得尝尝脖子,很香,很温暖。
94L
黑道老大奥塔别克:尤拉太可爱了,在任何地方。
95L
时间旅行者奥塔别克:祝你们幸福,我也会救回我的尤里的。
96L
龙骑士奥塔别克:一定。结婚之后叫我们去吃喜糖啊!
97L
镜像奥塔别克:还有生完宝宝以后。
98L
性转奥塔别克:酷哥加油!٩( •̀㉨•́ )و get!
99L
冰上的奥塔别克:谢谢你们。
100L
冰上的奥塔别克:不,谢谢我们。再见,在那些世界也一定要和他在一起啊!

通讯结束;
账号注销;
帖子已被删除;
您所搜索的用户不存在……

       电脑扬声器发出“嘀——”的一声,惊醒了趴在桌上的梦中人。奥塔乏力地爬起来,脑子里还是一团浆糊。抬眼看了看桌上的时钟,刚刚八点半。
       哦,今天情人节,要陪尤里……
       奥塔别克晃晃发懵的脑袋,好像是昨天晚上为了情人节在网上查资料然后就睡着了?还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了很多很多自己,一起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他没来由地笑了一下,虽然很短暂。
        宇宙无边无际,即使是这样的奇迹世界,也是可能存在的吧?
        真是不错啊,无尽的世界里,我们依然在一起,尤拉。

小莎碎碎念:
       感谢犬洛太太借梗!
       这次的完全是一口气写的,没有修改,如果有错误拜托大家指出~为什么要写这个?原因有很多呢(/≧ω\),听我慢慢道来~精简一下就是:
       一时兴起。(被打飞)
       咳咳,其实小莎是想试试各种类型的啦~( ̄▽ ̄~)~曾经确实有这样的经历,看见和同学长得很像的人,甚至有和我哥哥一模一样的,当时差点错以为哥哥放假了……各种尴尬。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那么如果存在与你犹如镜像一般的人,他们会怎样活着呢?与谁同行?这太奇妙了,拥有不同可能性的自己,另一张人生。
       要是能遇见你就好了。希望另外99个自己,能作为很好的人生活。

        后续会不会有?不知道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
      
   


背对背拥抱

                  
书信体,第一人称
略微伤感
cp:奥塔别克×尤里
建议搭配:BGM钢琴曲《忧伤还是快乐》
角色属于大家(*/∇\*)
       上次的那篇竟然有8热度!破5了,四舍五入就是10!超开心~( ̄▽ ̄~)~奉上第二篇~

        你的眼睛凝视着我,你的信任交付于我,你的背脊紧靠住我。然而这双短暂相扣的手并不能告诉我你前进的方向,以及在你前进的路上,是否可以容许我与你一起看见那般世界。
       所以我……
                                                 ——题记

       地板上躺着大大小小的纸团,映衬出屋里人烦躁心情的同时也让原本还算整洁的房间凌乱不堪。

       “咻——”又是一团破空而过。

       尤里暗骂一声,却不得不收敛收敛自己的暴脾气,因为他已经撕完一整个本子了,桌子上仅剩最后一张纸可怜兮兮地摊在那儿。第17张。

        要不是维克托和米拉那两个家伙怂恿,谁会做这种婆婆妈妈的事啊?!尤里愤愤不平地回想起那个老头子的笑脸“尤里奥要是有什么想不开的事,就写出来吧,人在面对文字时比较冷静~”

        切,要是没用,明天就去踹飞那货!尤里咬掉笔盖,全身都快要侵伏到书桌上,他下了狠劲,笔尖几乎戳穿纸面。唯有这样才能暂缓心脏的乱频,因为它实在是太过、太过沉重了。
贝卡:
        愿展信佳。你在那边好吗?俄罗斯这边已经是七月流火*了,哈萨克应该也差不多吧?虽然我不怕冷,你也要注意身体,如果你下次给我打电话时让我发现你感冒了,我绝对会狠狠嘲笑你!(*七月流火:天气渐渐转凉,介于该成语有两种含义,说明一下)

       哦差点忘了,这封信是不会寄出去的,所以我想怎么叫你都行,反正你也不知道。就算我现在偷偷骂你你也不知道,想想就开心。所以……叫你“贝卡”也是我的自由!……只是这样叫比较简单而已!

       哼……上次那个,你问我“有事吗?”的时候,我敷衍了,对不起……我能看出来,贝卡你知道我不想告诉你,我也看到了你有点难过的表情。我不想对你撒谎,但是我真的没办法说出口。

        我为什么不能告诉你?因为让我烦心的这件事,与你有关,还是特别过分的有关。

        我梦到你了,贝卡。

        这原本是一件很平凡很幸福的事,白天不能看到朋友,打电话也只有短短的几十分钟,可以在梦中相见,多开心呀,我在梦里都会笑出声。

       这并不是我如此烦恼的理由,让我真正不安的是梦中的情景:你在……吻我。

       准确的说,是我们在拥吻。梦里的那个“尤里”的手臂紧紧环住“奥塔别克”的脖子,非常沉溺的样子。而“你”在微笑,好吧我承认贝卡你笑起来很好看,偏偏你又很少笑,一般只有你非常高兴的时候才会稍微有点极不明显的表情波动,呆死了,和你送给我的那只面瘫熊一样!幸亏我观察力敏锐,每次都能看出来。这样的话……“你”很喜欢?喜欢和我……?还有那个“尤里”是谁啊,老子怎么可能会那样!!!

        我已经为这件事心神不宁好几天了,每次一回想起来就觉得羞耻,滑冰也总是出错,被莉莉娅骂了好多次。所以我到底怎么了,这算什么事?做梦梦到和自己好朋友kiss,这也叫朋友?我真是……

       我没有勇气看你的眼睛,也没有权力再去看了,我辜负了它。当你向我伸出手,问我“想和你做朋友吗”的时候,我真的很高兴。从前我并不觉得朋友是重要的,他对我没有意义,所以我不需要。理所当然,没有人想和我做朋友。

       维克托、米拉他们是同伴……但是,是不一样的。炸猪排?朋友……勉勉强强吧。贝卡你是我的朋友,和他们都不一样的,独一无二的朋友。如同尤里对于奥塔别克是特别的,奥塔别克对于尤里也是特别的。

       我开始搞不懂我自己了。有一种说法:梦境是人内心欲望的表现。难道我并不仅仅只是把你当做朋友来喜欢吗?如果是,为什么?如果不是,为什么会从梦里醒来后,第一感觉是失落而不是尴尬呢?

       贝卡,你会原谅我吗?

       尤里•普利塞提从不畏惧,无论是挑战、困难,亦或是孤独。但是我现在却觉得不安了,好不容易拥有贝卡你这么好的朋友,若是我们的关系发生改变,会怎么样?

       我讨厌这种感觉,这一点也不像我,如此患得患失。这种让人无所适从、一头雾水的感情,是你赐予我的女神的祝福,还是矛盾重重的折磨呢?

       我不明白,可能是我太没经验。贝卡,如果你知道,不,你也有如此厚颜无耻的烦恼,你会不会讨厌自己?

        我真是……你怎么可能,不可能,你那么坚定,那么冷静,我从未在那张脸上看到任何犹疑和彷徨,从未。你是比我成熟稳重的人。

       ……但真是不甘心。

       为什么我要比你小?阅历、经验这些东西,我远远不及你。它们不像才华,需要天生的优势;也不像技巧,可以通过反复练习获得,它们归依于时间,托付给每一次尝试和选择。年龄差,就意味着经验的差距。

        故我现在引以为傲的成绩你曾经拥有;故我现在懵懵懂懂的知识你已经具备;故我现在无所适从的困境你已然突破,故我现在魂牵梦萦的风景你早就目睹。甚至……甚至可能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世界你也和别人一起到访了。

       真是可恶,贝卡。

       随随便便把我丢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处境,强行引出我这么多奇奇怪怪的心情,你自己却一无所知!每次都这样,我自己一个人像傻瓜一样暗地里闷闷不乐,看见你的脸,不,听见你的声音就心脏乱跳,而你!依然摆着那张神经瘫痪的脸那么、那么温柔地对待我!

       明明是你让我变成这样的……为什么你可以置身事外?为什么你可以那么坦然自若?为什么……

       是因为你已经有过这样的经验了吗?贝卡。你已经体会过这种心情了吗,那个让你日思夜想坐立不安的人已经先于我存在了吗?

       X的,老子从来没这么憋屈过。

       我们大概做不成朋友了,贝卡。我知道,我蛮横、任性、不讲道理,脾气不好,就是皮囊好看点,没人愿意与我做朋友,我能理解。只是我……不想你也离开,不想你的眼睛注视他人,无论是谁。

       我的,贝卡,全部都是我的。

       我狭隘的胸腔不能容忍你的双手松开我的手,不能容忍你的微笑为别人展露,不能容忍你的温柔将他们笼罩。不能容忍。不能。

       这大概就是我的“罪”吧,名为“嫉妒”之罪。而把我变成一个小人的人,是你?还是我自己?

       这样是错误的,明明白白地清楚,却依然饮鸩止渴,飞蛾扑火。即使荆棘刺破心脏也要歌唱,即使痛苦万分也要翩翩起舞……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也会有这一天。真是嘲讽。

       我不是美人鱼,你也不是王子。

       我是妖精,你是英雄。英雄难过美人关。所以我……

       贝卡,你太好了,你太宠我了。

        他们一定想不到,看起来像个冷冰冰大石头的家伙,竟然那么温柔体贴。哈哈,谁让你反差太大?对于你毫无保留的温柔和信任,我近乎溺亡其中。奥塔别克是最狡猾的猎手,布下无可挑剔的陷阱,轻而易举地将猎物束缚,连同他最脆弱柔软的部分都一并沦陷,从此不再思念孤独的自由。你用极致诱惑的温暖捕获他的心脏,让他疯魔般对你的体温上瘾,依赖起彼此相触的指间传来的安全感。让不曾后悔的猎物知晓,这具躯体之下的灵魂是多么渴望幸福,而这种幸福,只有夺走他珍贵的礼物的猎手才有资格给予。被那个男人用刀锋铭刻在灵魂上的印记,无时无刻不提醒着猎物:你输了。

       我输了。我的灵魂最好最脆弱的那部分,不属于我了。

      我赌上一辈子起誓,这会是唯一一次,再无其他可能。永远都是。

      每次贝卡你对我说出直白的赞美时,我都会忍不住抬头看你的眼神。东亚人特有的漆黑瞳孔中,闪耀着虔诚又宠溺的光芒,整个人好像要被那双眼睛吸进去融为一体。那时候我就不自觉地感到骄傲,感觉到我是被爱的。

       贝卡你曾说过我是你的“太阳”,虽然不想承认,但我真的超级开心。在我不知道的时光里,我就已经作为信仰占据你心脏的角落了吗?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是太阳的什么呢?

       如果是贝卡,应该是“天空”。天空一样宽广博大,包容一切,用胸膛包裹太阳的恼人的灼热。对于一朵小花来说,它脚下的泥土和它同等重要。对于光芒万丈的太阳,他周身的天空是具有同等价值的。

       天空可以包容的东西,可不只是太阳。太阳可以栖息的地方,只有天空。不公平呀,不是么?

       偶尔我会神游,想想你在做什么,想想我们可以聊聊吗,想想阿拉木图的天空,想想莫斯科郊外的群星,然后呢?喔,被抓住拉去枪毙,不对,挨训。

       贝卡已经来过这里了,可我还没去过阿拉木图呢,这种地方都比你慢吗?真不爽!下次,带我回哈萨克吧。

        能让我说出这些话的人,我原本以为根本不存在。但是你!这个可恶的英雄!你做到了。

       我不期待任何人看破我,开玩笑,谁会期待?而且的确不出我所料,甚至更多,不需要费心掩饰,就有太多自以为是的人在我身上套上光鲜亮丽的光环,堆砌出他们理想的形象,自作主张地作出愚蠢的评论,对着我指手画脚,仿佛这样才能彰显他们所谓的“聪明”。傻瓜捏着他们一厢情愿的面具,哇哇乱叫“这就是尤里!”

       愚蠢的人没什么过错,反倒是帮了忙,让我不用劳心劳力面对猜疑,因为他们根本看不到我,他们看到的是一个“天才”。我也没想让他们看见。

       所以呢……一直一直像这样独自前进,差点忘记“尤里”是自己了。

        你找到我啦。贝卡。

        唯一一个看破华美表象,抓住“尤里”的人,是你。我有什么办法?你的眼睛太美了,美到这个单薄的灵魂都被你捕捉,让他从此不再迷失方向。然后他又从那双眼睛看见了你的灵魂,热情而诚挚。猎物沦陷其中,无法自拔。既然无法自拔,干脆彻底放弃挣扎。

        贝卡,我有点明白了,我想要什么,这种心情是什么。我决定反击,我要从你那里拿点东西回来,到时候看是谁输得更惨。尤里可是个小气的家伙,看上的东西包括人绝不会让给别人。我最宝贵的东西,你最宝贵的东西,将相互交换融合。我才不管你同不同意,你将行的道路上,一定会有我。我想与你同行,我想成为你无可代替的人。就算以后你我老死烧成灰,也要一起看见天堂。约好了喔。

        贝卡,洗干净脖子等我吧。

        哼,咬死你。

        你可没有拒绝的权力,硬要反抗的话,就咬回来吧。我等着。
                                                       你的,
                                                        尤里
         尤里长舒了一口气,他随手把笔往桌上一扔,懒洋洋地向后躺去。漫无目的地发了一会儿小呆,脑子里冒出一星半点恶作剧的想法。尤里重新拿起笔,在信纸背面认认真真写下:

    不做朋友后想让贝卡做的事:

1.每天对我说晚安
2.做好吃的给我(炸猪排饭啦,皮罗什基啦,罗宋汤啦)
3.唱歌给我听
4.去阿拉木图(必须的)
5.一起滑冰(羡慕死那两个人)
6.晚上抱着我睡觉(如果有事不在,就换贝卡的面瘫熊)
7.一起逛街
8.晚上睡觉做了噩梦,要好好安慰我(抱着安慰,抱紧)
9.不能欺负我,只能欺负别人
10.常常对我笑(只准对我!)
11.那个……Pus Pus.*贝卡。
12.说你爱我
(*Pus Pus是欧美俚语,读音很可爱,意思是“亲亲”,瑞典文。)

        就这些吧,以后再想。尤里揉了揉酸痛的手臂,窗外下着雨,看不出时间,他瞥一眼手机屏,已经半夜了吗?真快。心里闪过小小的惊讶。

        他凑上去又仔细瞧了瞧自己的这封信,读的过程中脸颊变黑变白又转红。最后一个字落入眼眶,尤里差点爆出一大堆俄罗斯脏话。靠!他面颊绯红,几近抓狂。我都写了些什么玩意儿!他竭尽全力才忍住手不当场把信纸撕成渣。

        猛地深吸几口气,尤里勉强冷静下来。也就十秒——紧接着一阵翻箱倒柜的乱扒。终于气喘吁吁的妖精抓着一个可疑的黑色带锁小盒子从柜子里面钻出来。尤里红着脸把他刚才写了长篇大论的信纸塞进黑盒子,然后扯掉钥匙光速扔到窗外毁尸灭迹。

        果然还是不适合我啊……写信什么的,他小声嘀咕,懊恼地把盒子放一边,关灯睡觉。明天绝对要把那盒子埋花盆里。他想。

       下次见面,就直接吻吻脸颊吧。

       晚安。

小莎碎碎念(可跳过):
       假期要结束啦,大家过的还愉快吗?这边的阳光真是热情似火,晒煞我等。解暑方法中西瓜汁必定是佳品,空调也不甘示弱。于是小莎愉快选择了一种作死力max的方式:进鬼屋。呵呵,瞬间透心凉~顺便在外面疯跑两天,晒黑一个色系。
       言归正传,《背对背拥抱》主篇正式完结,还是很开心的。容我撒花~这两篇是奥尤情书。如果出现知识性错误或小虫,尽管指出。
       一直都觉得这两个人的关系就像背对背拥抱,彼此之间相互支持却偏偏存在差异,会有各自的烦恼和心结,而心结打开的关键又牵扯到对方。提到了一点点个人的观点,他们俩的“贪婪”和“嫉妒”,这并不是诋毁,只是小莎觉得人在爱的时候会感到自卑,既有美好也有不好的一面,它们是同时存在的。而奥塔和尤里都是意志坚定的人,不会让自己沉迷于那些不好的东西。所以我不担心。
       写的时候自己也很惊讶,为什么可以同时有两种感受?后来想通了,因为小莎处于两种角色,爱的和被爱的。豁达了不少,感谢黎珞希太太,我会记住您的话,继续坚持学习的!
       希望大家看了能感到一点点的慰籍。

       题外话:小芭还是没有回来啊……不知道你遇到了什么事,希望All is well.只是可能没机会再等小芭了,抱歉<(_ _)>,要加油哦!小芭要是回来了,一定会有很多人陪伴牵挂你的。那,再见?
         @Despair  @芭希雅
       上篇链接:http://aierciyuandeailisi.lofter.com/post/1ed2068c_10b65c49
      
      
      
   
      
      
       
      
      
      
      

      
       
      
      

(٩(//̀Д/́/)۶))(*/∇\*)
向coser大大问好,I wish your love live forever!
鼻血倒地…...
为什么你们可以这么美,哦,你们一定要幸福!你们的美是天赐的宝物(已疯)!
coser:[大]DAI×[空]SORA
[Wordcosplay]
http://worldcosplay.net/member/94375

已获授权
They come from Poland.They are lovers.
I love their cosplay~Wish you good luck!
I will greet her for you!Thank you very much!
It'my pleasure.(。・ω・。)ノ♡Being friends with you is such a wonderful thing!
Welcome to you if you will come to China! @ida子  @芭希雅 希望大家会高兴~
@Despair

贴吧上找的~

画师:Robz,墨西哥人
主页:robz.tumblr.com
主绘伽蕾,另外还有灰安,夏露,杰艾

最美好的时光,最真诚的祝愿,一起送给你吧。
我的朋友们,我重要的人们。
你们一定要幸福啊,那就是我的祈愿。
因为你们是这么好的人啊!
未来,陪我走下去吧,我会交付我全部的信任与支持。
Thanks a million.

            背对背拥抱
书信体,第一人称 略微伤感
cp:奥塔别克×尤里
建议搭配:《忧伤还是快乐》
角色属于大家*罒▽罒*
      
       彼此之间的背脊相互支持需要聚会你我无畏的勇气,而从背对背拥抱转身直视所爱之人的面庞需要交付我们的一切。    
                                                    ——题记
      
       奥塔别克抽出一张信纸,平摊在桌上,拘谨的眉头微微松懈,拨开笔帽开始写,期待这次能撑久一些。床头柜附带的抽屉被拉开,他没有刻意计算,心底却默默冒出一个数字:17。    
        心脏焦灼到无法忍受的日子里,第17封信。
        可能永远不会寄出的信。
尤拉:
       请原谅我偷偷这样称呼你,没有征求你的意见自作主张。但我想应该是可以的,因为你不会收到。
       近来好吗,从你给我打电话时的声音来看,是不是有点烦躁?是为什么烦躁呢,我想知道。可是你没有告诉我,我上次问你,你也支支吾吾地混过去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不能告诉别人的事……包括我。
       说实话,真是很不高兴。 但是我又非常清楚,这是你的自由。你可以拥有秘密,可以保持距离,甚至更多,你或许可以有除了我以外的朋友。 如果你有了新的朋友,比我更好的、更理解你的人,我也应该为你感到高兴的,对吗?因为我是你的“朋友”啊!不需要其他理由,这一点就足够反驳所有躁动不安的杂念,不是吗?
        是的,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从何处到访,从何时君临的杂念。不知不觉中就已经壮大到如此地步了,不论好坏,它都濒临失控。很奇怪吧,被称为英雄,却做不到控制好自己的胡思乱想,而且最不可饶恕、焦灼人心、违背良心的是:这些该死的胡思乱想全部与你有关。
       全部都是你。
       我快疯了。尤拉。
        我该说什么,对不起?还是请原谅我?或者说帮帮我?我简直是个混账。不知道多少次了,脑子里乱得要命,头痛欲裂,明明白白知悉你的个性,却忍不住想你在哪里,在干什么,会微笑吗?还是生气呢?生气或是微笑,对着谁?为了什么?
        第17次,记录可悲的英雄狂乱的胡话。思念你到走火入魔。唯有手中笔如枪,能暂时抑制沉重的心跳。笔墨退场之后,又将是整晚整晚地与你入梦。
       尤拉,你是我的罪过。
       我曾经告诉你,你是我的太阳。我习惯诚实,对你更是如此,我不会对你说出任何谎言,这一句也是真心。虽然当时说的时候,你反应激烈地否认,但是我看见了你极力隐藏的泛红的脸颊,好像白雪公主的红苹果一样可爱,费了好大劲才忍住没有咬一口呢。
       你总是这样,拥有不可思议的美丽光芒,犹如落入凡尘的天使,却偏偏要用凶巴巴的外表和恶声恶气的言语把自己的美紧紧包裹,不暴露分毫,而无意中流露出一星半点的魅力也因此更为珍贵迷人。 而你并不自知。 这种美丽的光芒不轻易陷落,不轻易绽放,只有真正在意你、关爱你的人才有幸领略它的美。你在冰上是绽放的钻石,世界都为你侵略性的美倾倒,但是那与它是不同的。唯一相同的是,都属于尤拉你。仅仅只是这个原因就足够让我为之动容。
        只要是你,我都喜欢。
        或许不仅仅只是朋友的喜欢。
         突然说这种话,会让你感觉突兀吗?尤拉,你会原谅我吗?对于那样可爱的你怀有这样几乎是肮脏的念头的我,无法抗拒这种诡异期待的我,连有没有资格站在你面前都不能确定的我,是多么卑微而罪恶。
       你是否还记得我曾对你说的话?“我会作为你的朋友,与你并肩战斗。”这是我的承诺,而我现在却做不到了。
       明明你当时那么开心的……
       对不起,尤拉……
       我,已经越来越没办法控制好自己了,在面对关于你的事情的时候。 这样的我,怎么能配得上做你的朋友?爱人……
       我曾经见过最美不胜收的风景,是夜晚星空下的阿拉木图沙漠。黑漆漆沉闷无趣的夜幕下,有无数自由而强大的生命在努力生存。沐浴着万丈星光的沙丘浸润了柔和的颜色,在朦胧的月色中披上银灰色婚纱,白昼时所具有的一切相关战争与杀戮的气息,都悄悄隐去了。仿佛就在这里,世界的尽头憩居于此,这里不需要痛苦,不需要眼泪,不需要人类。这里什么也没有,除了我与世界。
       第一次见的时候,就惊艳于自然之美。很久很久之后,直到我离开家乡,独自一人踏上异国的土地,也在微微感觉不安的时刻想起它包容万象的博大。梦中再次重逢的世界,依然是不变的姿态万千。
        然后从在孤独中醒来。
        但是我从未后悔,因为我遇见了你,尤拉。初遇的光景,即使已经过了这么久,只要重新忆起还是会不由自主露出微笑。 能和你相遇,真的太好了。这大概是上天给我这个笨拙的孩子,最珍贵的礼物了。
        而我……是贪婪的信徒。
       渴望幸福,渴望你的目光,渴望你的信任,渴望你的关心,渴望你的赞美,你的……全部,我都想要。多希望你的眼睛里只有我,心里面也都是名为“奥塔别克”的男人,任何人都无法取代。
       但是我不能,尤拉。原因吗?很简单。
       尤拉,你是“被大家爱着的人”。不是指粉丝们,而是围绕在你身边,关心你、陪伴你、爱护你的人,维克托、胜生勇利他们都是。尤拉身上的光芒,他们也注意到了。 尤拉是这么好的天使。而我,奥塔别克•阿尔京,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战士,被称为英雄的平凡人。
        我从来都不知道怎么招人喜欢,所以不会理解天生耀眼的明星。理所当然的,我常常不是被爱的那个。不过没关系,我早就学会了爱别人。如果不能被爱,就这样爱着你,也很幸福。
       原谅我卑微的爱吧 ,尤拉,你有随时拒绝的权力,我会为你保留我所有的真诚。我会继续努力,为了可以与你比肩,一直前进,永不停息。
       我尊重战士独立的灵魂,永远带着不妥协的骄傲。尤拉,你就是战士。 战士们与孤独为伴,在枪林弹雨中证明自己,柔软即是懦弱。可是现在,面对你的眼睛,听见你的声音,我无法不流露出让我自己都诧异的宠溺。和你在一起,我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了,但意外的并不讨厌这些改变。而我又是多么隐秘地希望,在我思念你的时候,你也可以偶尔想起我。
        这些破东西,见证了我的狼狈。现在我决定了,我要放弃它们,我不想再依赖这些可笑的纸张,我要亲口对你说出我想说的话。我不会让你忘记我,我想要用行动来证明,根本不可能有悲戚的没有你的未来,你的未来,我的未来,将紧紧拥抱。
        未来啊……真是不错的词语。
        尤拉,我好想和你一起看见未来。引领我前行吧,尤拉,就如同我一直追寻着你的身影。
        下次见面时,我会用我一生中最温柔的声音告诉你,告诉你折磨了我五年的话语。我要贴近你的左耳,细细亲吻,然后压低声音,告诉你:我——
        爱你。
        现在亦或未来,都一直爱着你。
        我想要牵着你的手,一起加油,走过不长不短的百年,即使最终头发花白,牙齿掉光,垂垂老矣,让我沉睡在你身边,无论你身在何方。如果只能实现一个愿望,我会与你一起实现。
        It'only love.It'my only dream.
        晚安,好梦,我的尤拉。
                                                      你的,
                                                   奥塔别克
       奥塔别克吹了吹纸上未干的墨迹,准备把信放进信封。忽然觉得有点不舍,又翻过来在纸背写了几行,这才满意地停笔。
       他起身把信装进柜子,扣上小锁扯出钥匙,在手里把玩了一阵还是打定主意扔进垃圾桶。
       铜制的小钥匙从缝隙里翻滚几圈后掉进角落里消失了,残存几声尴尬的闷响。奥塔别克没有在意,他从不在意已经丢弃的东西。
       毕竟,明天更值得期待。
       被永远封闭的信封们吞咽了多少挣扎和犹豫,谁也不知道。唯有刚刚主人一时兴起写下的清单预示着不错的未来:
让尤拉答应我的愿望要做的事(可能)
1.带他来阿拉木图玩
2.一起见见爸爸他们
3.告白(这个要好好想想怎么做)
4.学做皮罗什基
5.唱歌给尤拉听
6.问他“可以吻你吗?可以?还是可以?”(不存在第二选项)
7.蹭蹭尤拉的脖颈,试着尝尝味道(看着办,好像很甜)
8.咬一口舌头(要很轻,不能伤到尤拉,咬完了看着办)
9.打翻那些对尤拉不怀好意的家伙(偷偷地)
10.吃了……(这个要好好想想吧,等等尤拉)
       后面的再想想办法吧。
       晚安。
小莎碎碎念(可跳过):
       大家好,这里是小莎,低产写手一枚。初次见面,来打个招呼~文笔不好,,Ծ^Ծ,,好像有点意识流。写这篇文章的契机是一首外国诗歌,当时想:要是他们俩互写情书会怎样?然后纠结了一天,问了D2,得到一个白眼以及“写啊!我绝对不看!”我果断开写。
      所以就变成这样了。仔细考虑了尤里和奥塔别克之间最可能出现的问题,参杂了小莎自己的一些情绪,得出只属于他们的结尾。
      另外还有:小芭快回来啊啊啊!!!集齐奥尤情书可以召唤你么? 之前说的帽子:
      如果能有机会再见就好了,我没有食言哦,Ba. 下一次是尤里的视角。  @芭希雅